创新与风险——「港股100强」圆桌论坛

原标题:创新与风险——「港股100强」圆桌论坛

由港股100强研究中心主办, 财华社承办, 腾讯新闻、新浪财经、今日头条、中国日报、大公文汇战略支持的第二届香港上市公司发展高峰论坛暨2017“港股100强”颁奖典礼今天(19日)在香港举行。是次活动举行了两个圆桌论坛,第二场论坛题目为“创新与风险”,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兼全国人大代表洪为民博士担任嘉宾主持,而参与论坛的包括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永远名誉会长阎峰博士;富途证券首席执行官邬必伟先生;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李婷女士;华盛资本证券首席执行官张霆先生。

以下是论坛实录:

洪为民:谢谢主持人,我是洪为民。本场题目是讲「创新与风险」。上面一场是经济学家,讲很多经济学的东西。这场全部是CEO,而且大部分是券商,或者说是金融业的CEO。我想问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巴曙松老师刚才说新经济,它有什么样的风险?包括港交所新的措施之后,对投资者、行业有什么风险?

第二个还是我自己关心的金融科技,金融方面创新。一部分是BAT或者新的市场进入者所提供的方面的金融创新,另一方面是传统的,你发现尤其在内地很多传统金融机构也在做,两天前挂牌。用了创新模式做金融的话,问一下各位,对于传统金融模式,包括里面的持份者的角色,券商也好、金融机构也好、投资者也好,第一有什么改变?第二有什么风险?

张霆:我就抛砖引玉一下。在座尤其是有三位都是跟金融科技相关的券商的管理层都在这里。我是这么看这件事情,创新固然是存在一定风险。尤其我们做券商的,肯定对风险非常关注,我们也是时时刻刻关注自己的经营风险以及我们的客户、我们所服务的投资者所面对的风险。在创新过程中肯定有各种各样风险点会出现。可是因为我们技术在发展,我们整个金融环境、科技环境都在变化。我们不能停滞不前。我们肯定要往前走。我认为尤其是以技术推进的创新,这个是不可逆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在国内,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平时有那么多现金在口袋里,这件事情不可逆,在金融上创新是以技术驱动的。在香港也一样,对金融机构也一样,不管是券商还是其他的金融机构,通过技术推动了我们业务发展、推动了我们工具的发展,推动我们产品的变革,这个一定是会为投资者以及为整个行业带来更加利好的一面。同时在风险方面,我认为也一样应该去用技术手段来解决。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去解决我们所面对的新增的各种各样的风险,我们不应该去怕这件事情,或者我们不应该去反对这件事情,而是应该以我们更强的技术水平去迎接这件事情。

洪为民:谢谢张总。我本来应该是下一个问题,不过既然你已经说了我的问题,我觉得技术引领创新只是很小一部分。有更多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这些创新所带来的风险,刚才在下面跟劳总说,第一,ICO怎么看?包括区块链。还有一个,AI焦虑,分析员明天就不用上班了、客服就不用上班了,一切都可以让机器人做了。能够用技术规避的风险,在今天创新里面占非常小部分,更大创新是新模式带来的今天缺乏监管情况下或者老的监管并不那么有效情况下所带来的风险,我更关心的是这块。请李总说一说。

李婷:这个问题要讲。金融行业经营的就是风险,金融行业没有风险就不称为金融行业。金融行业做得好的机构都是风控做到位的,每一条线经营的都是风险,只不过经营风险的角度不一样。我一直跟我们同事说我们公司风险如果只是风险总监负责的话,那我们公司风险完全没有控制到位。您谈到新的风险,技术也带来新的风险,也有新的技术的控制手段。从创新的角度,从控制风险角度讲,我举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一般散户进入市场风险很大,金融机构包括监管机构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风险提示。但是实际上有多少人真的看风险提示了?金融机构要做的好的话,客户的教育、包括产品的体验是在整个你提供的服务过程中,你所有这些点是不是做到位了?散户最关心的问题,你最好告诉我买哪只股票肯定涨。散户这种需求和金融机构可以提供的服务永远是不能完全匹配的,因为他的要求本身不合理。我们作为金融机构能够做到什么呢?其实很重要一点,客户教育首先能不能较为成功,这个是互联网行业给我们金融行业带来的机会。以前研报大家都有模板,不同券商写出来的券商研究报告几乎都长得一样,1、2、3、4、5,都有规定动作。看某个公司价格,这个看7元,那个看10元,这个买入,那个中立。我们做互联网金融,是不是能够做到我把我提供的信息,真正让你可以读懂的,真正可以做可视化。还有买什么股票,所有人都说我添加自选的时候添加什么呢?都在等这个人是不是告诉我一个消息、热点。现在券商行业佣金降的非常低,另一方面有很多所谓炒股的群,几千元一个月,也很多人挤破头要加进去,他就是给你推票。作为投资,每个人都是消费者,你看看你周围的可能都是投资的机会。所以我们做股票APP,出一个新的方式,拍照可以识别股票。大家对于消费的品牌和上市公司都连接不起来的。我们希望作为普通消费者能够在生活场景里也能够找到你投资的标的,也能够看到这个市场的信息,包括研究报告能不能较为到位,我们平台也有基金,我们有基金的智能投顾平台,我们这个平台上卖基金,不会让你看很长的基金很多的介绍。有没有六维图,几个维度。过去都是看一个月、三个月、七天的回报率,其实这个对挑选基金不是最好的方法,你能不能六维图比较这两个基金哪个好、哪个不好,这个都是我们我的尝试。真正控制风险,从互联网思维角度讲,投资者教育就是你要把给他提供的资讯、提供的方式进行降维,这是互联网金融应该突破的方向。互联网现在只有两个领域达到了颠覆,一个是支付领域,一个是现金贷。因为他们进入了生活场景,我们投资行业还没有真正进入生活场景,这个是我们发展的路径。

洪为民:生活场景我待会儿再问。邬总有没有什么新的看法?

邬必伟:从我们富途实践来看,我自己认为创新对于业务模式的改变是从最基础的点开始。比如说微信,微信本质上从技术能力来讲是非常简单的,微信就是一个邮箱系统。所以微信研发出来到现在为止都叫广研,广州研发中心,其实他原来就是做邮箱的。他只不过比其他另外两个团队快了两三个星期就做出来了。所以技术本身我自己认为在一些很切入的点上,其实不需要太难的技术。最主要是运用技术的人是不是在最基础的点上进去。比如说香港,因为今天四位都是券商,券商最基础的业务就是经纪业务。经纪业务当中最基础的切入点就是开户。你如果连户都没有开,你后面的都没有了。有没有去思考过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是不是一定面对面的开户是最高效的?或者说这个准确度最高的?比如说从人脸识别角度来说,我跟你面对面识别的精度是84%,而我用机器识别的精度是99%,理论上说就应该用机器,而不应该用人,这是一个很基础的点。

所以我一直认为所谓的模式创新,所谓的业务前进,一定是从最基础的那几个点进去。比如说你做交易也是这样,如果现在你持有了港币,但是你到了晚上想做美国股票,按照最传统做法就应该把港币换成美金,然后再用美金交易。作为所有的业务参与者来讲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比如去银行兑换。有没有想过频繁汇差是不是会给客户带来很大困扰?因为本质上他就是一个钱,你有没有想过用最简单方法,不用兑换,我给他框定一个购买力,直接去买。或者他白天持有了腾讯,晚上为什么不能用腾讯抵押出来的钱直接买阿里呢?其实这些点本身都是相当简单的,而且是每个人如果作为一个交易者都会看到的点。但是我很少注意到有经纪行处理这些点。所以如果让我来看的话,我自己觉得模式创新其实就是做最简单的那些点,等你把那些点解决掉以后,可能你会发觉很多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洪为民:阎峰,下面请你讲一讲。

阎峰:作为金融我们是管理风险,金融机构是一个风险管理机构。他管理风险管理什么?是管理我们的风险。关键我们还有客户,客户的风险是用我们所谓的披露,是把风险推出去,是让你们自己管理风险。

最近比较热门的话题是独角兽,独角兽为什么这么火?因为他里面有一个字“独”,独一无二的“独”。这里面也有风险,如果这个独一无二的“独”变成有毒的“毒”,这就是风险。关键怎么识别“独角兽”怎么变成“毒角兽”,现在科技创新、观念创新,他们都有一套逻辑,这个逻辑有的成功了,有的没有成功。我们可能往往很多人光看到了成功的逻辑来复制一个不同的行业,使我们去投入,就产生了一个有毒的风险。我们就感觉到互联网金融也好、金融互联网也好,其实我在2014年就搞过一次互联网金融大会,2014年我也讲过这个问题,包括支付宝也好,都是非常成功的。当时大家比较流行P2P,如果你把风险管理好了,如果你把你自己的和对方的都了解清楚了,那这个P2P是一个好东西。使你整个中介成本降到很低,但是如果了解不清楚的话,是风险很大的。包括AI,AlphaGo下围棋都是很高智商的,最后把我们九段都下输了。将来就在我们生活中应用中都可能会出现。关键问题是如果控制不好风险的话,他可能会给人类造成灾害。所以风险管理贯穿整个过程中。

还有一个问题,关于ICO。ICO是一种技术,这个技术要用到好的方便。就跟炸药一样,如果用在好的方面,可以有利。如果用在不正当方面会有害。ICO就是这个例子,如果用在比较好的,我们交易所风险管理上,他都是好的。但是人们把科技创新搞成了集资创新,这就会产生一些非常有害的风险。

洪为民:我有一个问题我直接自己给出答案,我们老在说独角兽,其实已经上市的独角兽没有多少家了。一般讲独角兽是没有上市之前的这种,上市之后就没有人叫独角兽了。不过我们行当创造出了一个新名词,而且最近最喜欢找这种动物,天鹅、犀牛、独角兽。我在南沙去看,有一个初创空间,竟然叫独角兽牧场。独角兽都能用牧场养出来,太牛了。

我们现在来一个台下互动。问题:当科技进步,引发新的金融模式后,会不会有系统性风险?

李婷:系统性风险跟是不是有金融科技没有什么问题,十年之前出的次贷危机是由科技引起的吗?完全没有关系,他也是席卷了全球。金融科技很多是做了长尾的客户群,就是参与人更多了,是不是风险更大了?我并不这么认为,金融本质本身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但是你说网络本身,互联网网络安全是不是给金融系统和原来造成更大的风险敞口?我认为是。

洪为民:随着金融科技发展,对香港金融中心有什么影响?

邬必伟:这个我自己有点体会,我认为大湾区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但是如果是说金融科技的发展,我认为对香港国际金融地位有很大挑战。因为香港本地相当缺乏科技人才,而金融科技如果就我来看的话,我认为他的核心是科技。如果金融科技的核心是科技的话,在一个科技人才相当缺乏的地方或者在一个科技人才非常高昂的地方,他很难有比较长足的发展。当然这里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配合,是有机会能够补足香港这个短板。但是这个问题,香港本身是很难去解决的。

洪为民:是,50公里之外就有几万个程序员就在南山,大湾区只要打通,这个应该问题不大。

张霆:我特别同意邬总这个讲法,我们等于是同行,其实感受差不多。本身在香港,我相信我旁边这几位跟我们都一样,香港是没有什么技术人员,我们整个技术团队都在大陆。总之,香港在科技领域无论是人才还是说环境,相对来说没有大陆的环境好。但是我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湾区这个概念也是给香港一个能够赶上的机会。香港作为亚洲金融前沿,连接中国大陆和境外这么一个金融枢纽,这个特殊地位还是会至少保持相当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更好地通过概念去结合我们深圳地区或者大湾区地区科技类的优势,实际能够把刚才邬总讲的香港某种方面一个危机或者挑战变成一个优势。

洪为民:所以要来前海啊,顺便卖一下广告。我作为一个香港长大的科技人,我想告诉你一个事实,香港不是没有科技人才,只是赚不到钱。赚不到钱就转行做金融了。金融做分析员、产品设计人员,跟我们做科技基本一样,那边5万元,这边1.5万,你自然去到那边。如果我们这边能搞到金融科技,能赚到钱,自然而然下一代人人才会改变。我自己不觉得香港本身教育缺乏科技。事实上我们出过高锟,我们出过丘成桐高昆丘成桐丘成桐,包括中关村、硅谷、腾讯阿里,有很多香港人,他们不留在香港,因为赚不到钱。留在香港就是做券商,科技还是到硅谷去了。

监管机构现在对金融越来越要求大,他认为公司大,风险低。我小的时候,有很多小的券商,现在都不见了。未来你们觉得中介会不会变成赢家通吃,变成寡头的形势,小公司没法生存,大的透过不断并购整合变得更大?

提问:我问一个问题。大家认为三年之内在中国金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可以从不同角度说一下。

阎峰:其实互联网的思维就是一种叫低价通吃,互联网方式用高的科技手段使成本降的越低越好。金融行业可能跟互联网,曾经很多人反对我的观点,我觉得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我觉得是金融利用互联网,而不是把互联网思维要颠覆金融。金融最大的根本就是风险管理。用低价通吃的方式,假设你成立一个银行,想把工商银行、建设银行打垮,我觉得不现实。这种金融机构涉及面很广,不可能导致低价通吃把所有人打垮,就剩下自己一家。这个不现实。

回到你这个问题,你说过去小企业在街头几个人就可以做经纪。现在互联网的出现,每个家庭在你手机上就是一个经纪,这个营业方式已经被淘汰了。

邬必伟:这位观众的问题我自己觉得太大了。顺着阎总的思路多讲两句,我自己觉得,我认为在金融行业当中绝对不可能出现类似于寡头的局面。这是不可能的。从实践来看,比如中国大陆就很明显,目前券商经过激烈竞争以后,不管互联网券商也好、传统券商也好,反正打到最后,第一名只占整个市场8.1%。他告诉你其实金融一定是有两个特性是比较明显。第一个就是他是有高度的离散性。因为客户需求不一样,所以他们会选择不同的,他认为好的,而很难去取代一个共性的。第二,金融业务大多数是个惰性业务。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从客户来讲,除非你烂到不能再烂我才走。如果你烂的还像个人样,我就肯定不走。因为这个迁移的成本对他来讲,一个是迁移本身他可能有本身习惯上的问题,比如有的界面,虽然这个界面相当古老了,可能是30年前的界面,但是他就觉得挺好,他习惯了。所以因为金融本身惰性业务的特性,决定了我认为金融是很难出现三四个寡头来把这个市场吃掉的局面。

洪为民:其实不是惰性,那是一个风险的规避。因为你每次换供应商是存在风险,有一个信任的问题。刚开完两会回来,两会讲的三大攻坚战役,第一就是避免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应该去中南海回答。

劳玉仪: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我是做传媒的,我每天看很多的平台。打开看不是新闻,也不是什么内容,只是卖产品。互联网上已经产生很多消费的产品,你们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计算,产品这么多,民间的资金有多少,供应与需求好像有点失衡了,太多的产品了。从前,我们买股票很简单。今天什么事包装包装,看起来很想2007、2008年之前,我不是说次按的问题,我说看起来有点像。但是今天不是按揭资产,而是其他的金融产品。今天台上也有新型金融产品专家,也有老一代的,我想问问你们两个怎么看?

阎峰:随着金融发展,大家财富都在积累。我们也知道我们国家发展,GDP增长速度也非常快。这么多年都是全球第一,所以钱会越来越多的。这是财富的积累。这几天我们港币之所以到了7.85,说明钱比较多来到香港。这一点,资金不管多和少,关键他是要进行投资的。您刚才说的产品,实际上是投资的品种。我们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所谓财富管理业务是什么?实际上就是提供不同的产品,你有你的需求,他有他的需求,现在产品是多样化,实际上是满足需求的一个手段。不是为了让你眼花缭乱,把你搞晕,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提出不同需求。有的客户提出来要稳定的5%需求,我们要满足他。同时有的人就喜欢100%回报,但是不怕输,这个要看不同的产品。这些东西都是为了财富管理不同人的需求所产生的。我相信随着国家经济增长,钱还会越来越多,不会像你说的产品卖多了。产品不多,现在产品刚开始。

李婷:我非常同意阎总的观点,金融市场不发达的时候,大家非常简单,把钱存银行,收利息。我们作为一个经济体,通过银行间接融资是占绝对优势的。随着经济发展,金融市场逐渐成熟,直接融资,包括发股票、发债券、各种资产证券化产品越来越多,实际上是一个经济发展需求,企业直接融资需求在增长。另外是金融市场发达程度的表现。美国金融产品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我们财富管理的行业也并不是说,虽然很多的产品可以直接卖给个人,但是实际上财富管理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增长点,应该有一个快速成长理财师的市场能够帮助我们零售客户挑选产品。这是一个最大的趋势。

洪为民:我也同意他们的观点,因为有需求,才会有产品。阎总不会闲着没事干设计一个产品,是因为有人买的。我们衍生产品,很多产品是这种,之前出事就是这种。现在这方面暂时没有看到很大的恶化,但是有没有一个方式,不管监管单位也好,不管是行业自律也好,虽然是资产证券化,但是证券化后的再证券化,离开原来资产属性后,就变成一个赌博工具了,怎么避免?

李婷:现在国内监管趋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金融降杠杆,杠杆怎么来的,就是一层一层包装出来的。

张霆:除了从监管方向看,我们又谈回金融科技,金融科技让信息更加透明化,不管是券商还是财富管理机构,能够利用更好的科技手段或者利用互联网科技,能够让客户更透明认识这个产品背后是什么东西。和十几年前又不一样,十几年前客户并不了解他买的是什么。这就是科技进步对风险控制的帮助。

洪为民:时间差不多了,谢谢四位讲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淘股吧论坛,淘股吧股票论坛 - 最火最热的淘股论坛 !版权所有,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